2014年5月29日 星期四

小員丁週誌:「生態搜查線」之誰吃了春神的綠地毯?

  告別秋冬的蕭瑟,員山生態教育館的花圃,在春神的妙手一揮後,變成綠油油的地毯,不時還有各色小花點綴其中,這景致讓小員丁看得心頭喜孜孜的呢!



綠油油的一片,看起來真是舒服!

  不料,前陣子發生了變異。一開始小員丁只覺得:「咦?地毯哪邊怪怪的,說不上來…」,隔幾天:「奇怪!地毯看起來有些暗沉…」,再隔幾天:「哇!地毯破洞了,那A安捏?」。才發現有著漂亮深裂葉片的蛇苺,怎麼都不見了呢?此時小員丁的眉頭一皺,感覺事情並不單純…。


地毯破洞啦!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

  誰吃光了春神的綠地毯-「蛇苺」?小員丁對花圃進行地毯式搜索,目前發現幾位嫌疑生物,在案發現場被碰個正著。究竟牠們是吃得飽嘟嘟的元兇?還是在剛好的時間,出現在剛好的地點?為了案情的釐清,先身家調查一番:

嫌疑生物1號 - 紋白蝶
紋白蝶的白色翅膀帶著黑色斑點,經常在菜園、草地上翩翩飛舞。在分類學上屬於昆蟲綱鱗翅目,是完全變態(卵→幼蟲→蛹→成蟲)的生物;幼蟲時期吃的食物很雜,特別愛吃十字花科的植物(如高麗菜),成蟲則改吸食花蜜。


紋白蝶停棲在楓香樹,被小員丁碰個正著!

嫌疑生物2號 - 蓼絨螢金花蟲
蓼絨螢金花蟲有著堅硬的鞘翅,跟鍬形蟲一樣,屬於鞘翅目的昆蟲。牠的名字清楚描述了習性與特徵:「蓼」是指吃蓼科的植物(如火炭母草、水蓼)、「絨」說明外觀帶有絨毛之感。若不是牠突然飛起,還真沒發現這棕褐色的小甲蟲呢。


小小的黃綠色幼蟲,身上帶著黑色斑點。


燈光下的牠,是不是有點毛茸茸的呢!

嫌疑生物3號 - 杜鵑三節葉蜂
杜鵑三節葉蜂全身黑藍色略帶金屬光澤,翅膀有種塑膠膜的質感,在分類學上屬於膜翅目的昆蟲。我們經常可以在校園或住家附近看到牠,因為牠相當挑食,只吃人們種來欣賞的杜鵑花呢!

葉蜂交配後,會將卵產在杜鵑葉子的邊緣唷!

嫌疑生物4號 - 紅緣燈蛾
紅緣燈蛾的幼蟲長滿細毛,顏色看起來很嚇人,這是牠保護自己的方法喔!紅黑色是警戒色,告訴其他生物「別來惹我」,如果顏色無法嚇退天敵,身上的絨毛會造成天敵不舒服而放棄攻擊。牠吃的植物相當多元,如野莧、多種豆科植物,都是牠愛吃的大餐。

紅緣燈蛾幼蟲,是不是有點像龍貓公車呢?

嫌疑生物5號 - 裂額寄居姬蛛
搜索過程的干擾,讓安靜守候獵物的裂額寄居姬蛛慌忙亂竄。牠普遍出現在台灣的平地與低海拔地區,休息時常將第一、第二對步足靠攏,呈現1字型或倒Y字型,細細長長的樣子。雖然會結蜘蛛網,但更喜歡佔便宜,偷偷利用其他蜘蛛的網來獲取獵物喔!

裂額寄居姬蛛,以倒Y字型停棲著。

  深入了解後,依據得到的線索,小員丁要鐵口直斷辦案啦!從「」的習性來判斷:
  • 所有的蜘蛛都是捕捉其他生物為食,因此裂額寄居蜘蛛嫌疑排除。 
  • 杜鵑三節葉蜂只吃杜鵑花,蛇苺對牠們並沒有吸引力,嫌疑排除。 
  • 蓼絨螢金花蟲只吃「蓼科」植物,蛇苺卻是「薔薇科」的,因此嫌疑排除
  • 紋白蝶成蟲只吸食花蜜,蛇苺也不是幼蟲愛吃的植物,推測牠是來享用花蜜大餐,嫌疑排除。 
  • 紅緣燈蛾幼蟲吃的食物很廣,難道…? 

  小員丁仔細回想,雖然紅緣燈蛾很有嫌疑,但前陣子牠們大量出現時,蛇苺並沒有明顯的受害,與常理不符,很可能不是牠們吃的…。

  這下傷腦筋了!難道是紅緣燈蛾?還是另有其人?由於證據不足,小員丁秉持著毋枉毋縱的公正精神,決定持續埋伏調查,密切監控綠地毯的狀況。根據環境與現場的蛛絲馬跡,推測主嫌可能的樣貌:
  • 顏色:可能有保護色,能融入草地,不容易被發現。 
  • 體型:推測體型不大,可能不超過3公分。 
  • 外型:可能類似蝴蝶、蛾或葉蜂的若蟲(即毛毛蟲)。 

  你也可以跟著小員丁,一起扮演生態偵探,定期觀察學校、住家周遭綠地的植物,可能也有這樣的生態案件可以跟我們分享唷!

  這次的「生態案件」,雖然綠地毯破了一大片,失去掩蔽的昆蟲很可能搬家到附近的草叢,匍匐滿地的蛇苺失去葉子,卻也讓土壤裸露出來而照射到陽光,使其他植物的種子有發芽的機會呢!

新長出來的蓮子草地毯,也別有一番氣象呢!

  植物組成改變,又可能造成某些生物數量成長,或某些生物的減少或離開。大自然的各種現象都有它的意義,而且牽一髮而動全身,真的很奧妙呢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